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7-11-30 14:45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0期 2007年10月

專題—青少年濫藥問題

青少年跨境濫用藥物問題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 北區青少年外展社會工作隊 盧寶星

青少年跨境濫用藥物(以下簡稱濫藥)問題可以說始於1998年,那時筆者不斷聽說一些青少年經常返深圳Disco消遣,而當中絕大部分都會在Disco濫藥。初時,這些北上濫藥的消息多由新界北區之青少年口中所知悉,但踏入1999年後,青少年跨境濫藥的風氣巳蔓延開去,在不同區域服務的青少年外展社工都表示有服務使用者北上濫藥,而隨著多間具規模的Disco於深圳開業,更多年青人被吸引北上玩樂,期間雖然不斷被社工及傳播媒介報導濫藥問題如何的嚴峻,但情況卻未有明顯改善,有關的政府部門至今仍然束手無策。以下是筆者就青少年跨境濫藥問題的一些觀察和理解:

北上濫藥危機重重

經常被濫用的精神藥物如「K仔」、「搖頭丸」、「冰」和「五仔」等。大多數是由一些「地下工場」非法製造,每一生產線所採用的物質都可能不同,藥物的純度如何?混入的雜質如何?可以說完全無從知道,而青少年卻將這些沒有品質控制和保證的藥物胡亂服食,其危險程度是不難想像的。近年,青少年過量濫藥(Overdose)的報導時有所聞,不少人因此而導致不醒人事、被盜竊財物、遺失証件、被毆打、被非禮甚至強姦、友姦等,更有人因過量濫藥而發生意外或併發症而引致死亡。基督教香港信義會青少年外展服務於2006年12月訪問了128位曾經北上濫藥的青少年(居住北區或天水圍區),當中47%的受訪者表示曾見過朋友因過量濫藥而暈倒,而承認自己曾經因過量濫藥而暈倒的受訪者亦接近20%,反映青少年對藥物的危機意識嚴重不足,情況實在令人憂慮。

北上Disco濫藥已成為青少年潮流文化

以前吸毒者普遍不認同自己的身份,縱使吸毒會為他們帶來快感或暫時忘卻煩惱的時光,但畢竟會有羞恥心、自責感,故就算「叉電」都只會瑟縮一角進行。然而,今天的年青人卻認為濫用藥物是潮流玩意,是走上時代尖端的見証,而去Disco就是=音樂+跳舞+藥物,他們在的士高濫藥不但不會感到羞恥或罪疚,反而會覺得合情合理,更認為人人「落D」都會濫藥,這樣才夠「in」,才夠盡興。久而久之,他們便會將這份「普遍性」合理化,甚至公然於社區、球場、公園,學校及家庭等進行濫藥活動。

北上Disco玩樂容易接觸到毒品

北上玩樂已成為不少年青人的生活習慣,尤其是北區、元朗、天水圍、屯門及沙田等鐵路沿線區域的青少年;由於交通方便、消費便宜及有多元化活動的緣故而經常北上消遣。據本外展隊接觸的年青人表示,超過九成有北上玩樂的青少年都會「落D」,本來前往Disco跳舞無可厚非,但可惜深圳大部分「D場」都充斥著不少「燈頭」(毒品拆家),以致北上的青少年十分容易就可以接觸或購買到毒品。愈容易接觸到毒品就愈容易嘗試,在強勁的音樂和眩目的閃燈下,再加上酒精的作用,青少年對毒品之警覺性很容易會降低,因而較易被朋友影響,可以想像到青少年被朋友邀請北上Disco玩樂,就很大可能會開始濫藥;更不幸的是,大部分北上濫藥的青少年都覺得內地執法較寬鬆,不似香港的Disco經常被查牌,這種在內地濫藥不會有事的迷思促使更多青少年經常北上。

內地未能有效打擊娛樂場所的毒品問題

筆者自1999年開始多次前往深圳的Disco觀察,發現其實不少Disco已聘用保安人員在場內巡視,並制止那些過量濫藥,動作誇張的人在舞池跳舞。而那些「燈頭」(毒品拆家)亦不似以前那麼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地販賣毒品,他們大都會轉移在洗手間或Disco外暗處交易。另方面,在香港傳媒經常報導的壓力下,內地的執法部門亦多了巡查娛樂場所,並自2005年開始移交在內地因吸毒而被捕人士予香港。但無奈打擊的力度不足,更有娛樂場所在公安檢查前獲得有關消息,繼而向濫藥人士通風報信,讓他們及早準備。而多次移交予香港的吸毒者總數也祇是約200人,當中21歲以下的年青人更是寥寥無幾。據聞深圳有關方面因為資源、人手問題;加上舉證困難而會較寬鬆地處理青少年跨境濫藥問題,間接令香港的青少年誤以為在內地濫藥不會被拘控,收不到阻嚇的作用。

青少年對毒品的態度有改變

根據禁毒處藥物濫用資料中央檔案室的數據;21歲以下服用海洛英的青少年由1998年的58.4%;每年遞減至2006年的2%,資料顯示年青人普遍對海洛英、鴉片等容易令服用者上癮及「典A典蓆」的毒品能夠保持警覺及抗拒態度。可是,對於精神藥物如「K仔」、「搖頭丸」、「大麻」或「五仔」等就明顯較為接受,數據顯示21歲以下濫用精神藥物的青少年由1998年的50.1%;每年遞增至2006年的98.9%,他們傾向相信濫藥不等同吸毒;認為濫用精神藥物不會上癮,並深信有能力控制自己對藥物的依賴,隨時可以停服,反映青少年對藥物的危機意識不足。其實長期濫用精神藥物就如吸食「白粉」般一樣會成癮;對身體機能和中樞神經的傷害比服用海洛英所造成的傷害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毒品供應增多,毒販新銷售策略

洛英的需求正逐漸下降,而濫用精神藥物的人數(不單只青少年)卻持續上升,為了佔據年青人市場及繼續謀取暴利,香港與及內地的毒販都轉移市場路線,大規模生產年青人喜愛而又可負擔的精神藥物,在成本低,利潤高,市場需求不斷增加的情況下,不少黑社會社團亦加入成為販毒份子,因而導致各社區都充斥著毒品。為了進一步開拓市場,毒販更利用部分青少年想「搵快錢」的心態而在娛樂場所傾銷毒品,借助他們的朋友網絡令更多青年人成為毒品消費者。毒販近年更提供第一次免費試食的銷售策略,青少年很多時都會在這種「著數」誘惑下獻出第一次。試過第一次後,他們就會產生「心癮」;為了想再次經驗那種欣快感覺或「還人情」,很自然就會再次向拆家取貨。據外展社工觀察,大部分青少年首次濫用藥物的貨源都是來自朋友或同學,而行規更對女性提供特別優惠甚或會有人免費請客,這種免費誘惑更難抗拒。除了免費試食、利用小拆家作傾銷之外,更有毒販提供「點對點」的送貨服務,可見新一代的毒品拆家更掌握市場策略與技巧。

作為社工,眼見這麼多青少年因「藥」而北上,濫藥浪潮如此嚴重,仿似巨浪向青少年撲噬,那種無力感令我們感到心痛。我們知道濫用藥物是一個很複雜的社會問題,要對抗這一場漫長的戰爭,政府各個部門、志願團體與及相關機構必須同心協力才能有力一戰。我們期望政府一方面全力打擊毒品來源,切斷毒品的供應,另方面投放更多資源予各志願團體舉辦更全面的藥物預防教育工作。再者,設立深港抗毒合作機制才能遏止跨境濫藥問題的惡化,而全面檢討現時的禁毒政策更是刻不容緩,倘若特區政府不認真處理今天已相當嚴重的毒品問題,濫藥潮將會衍生更多社會問題,無論是醫療、福利等都會為社會帶來沉重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