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7-11-30 14:43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0期 2007年10月

專題—青少年濫藥問題

濫藥新人類

本處 PS33藥物濫用者中心 夏文光

香港的濫藥現象千變萬化,根據筆者的觀察,在過去的七、八年間,隨著新興藥物(如「搖頭丸」、「K仔」及「Five仔」)的「陸續登場」,濫藥人士在濫藥模式上亦不斷「更新」,並造就了一群筆者稱之為「濫藥新人類」的濫藥族群,對戒藥康復服務構成了不少挑戰。

「濫藥新人類」的濫藥模式與「傳統」濫藥者呈現頗大的差異。傳統派傾向於在(一)較固定及隱蔽的環境、(二)特定的時間及(三)獨自或與一小撮相熟的「知己」濫藥。這種於「時間、人物和地點」上的固定性及封閉性,有助傳統濫藥者透過固定的網絡獲取成份及質素上較趨穩定的毒品,因此令他們對藥物果效有更大的掌握。此外,傳統派的濫藥樂趣亦多來自藥物本身,期望從中獲取異常的欣快感。最後,傳統濫藥者的濫藥演化進程一般也會沿著「由淺入深」的方向發展:由起初的低用量,低依賴,輕微影響(不限於身體及精神上,還包括工作、學業、金錢及人際關係上的影響),逐漸增加到其後的高用量,高依賴及嚴重影響。

相對於這個傳統,「濫藥新人類」的濫藥模式呈現一種充滿「不確定性」及「開放式」的風格。「濫藥新人類」自然自發地形成一個個組織鬆散卻又可互相滲透的「濫藥圈」,於不同的的士高、卡拉OK或公園等地方聚集,並偶然或即興地一起濫藥。濫藥者除了不再局限於固定的濫藥環境、伙伴及時間外,更會透過不同的「新朋友」及「新渠道」獲取毒品。這「多元化」的「貨源」大大削弱了濫藥者對藥物效應的掌握,理應對他們產生某程度上的阻嚇作用,但實情是這份「不確定性」反令濫藥加添了「神秘感」及「冒險性」,成為濫藥群追捧的話題。除此之外,由於濫藥者常突然加入新的「濫藥圈」或「轉圈」,毒品貨源、質素及濫藥模式皆會突然轉變,影響其濫藥的份量、依賴度及傷害度,令其濫藥進程變得難以預測,「由淺入深」不再是濫藥必經之路,相反,濫藥者可以「由深入更深」、「由淺入淺」、更常見的是「時深時淺」。

戒藥及康復服務面對著這新興族群,在未來的發展上或許需要著眼於以下的挑戰。第一,互相滲透交疊的「濫藥圈」往往成為濫藥者獲取娛樂、感情、金錢支援、工作資訊的重要網絡,令他們難以離開;濫藥者縱使在某段日子放棄了濫藥,亦極有可能被「濫藥圈」再次牽扯回頭。第二,不少濫藥者穿梭於不同的「濫藥圈」,在與不同的人物交往、拉扯互動下,生活變得四分五裂,充斥著大量感情問題、金錢瓜葛及關係衝突,以致身不由己,不能控制生活,更沒有信心克服戒藥的困難。第三,不少濫藥者仍「幸運地」處於未完全依賴藥物的狀態,未曾經驗到濫藥的嚴重禍害,加上其所參與的「濫藥圈」亦仍未掉進失控境地,仍屬「平安」的種類,在經驗層面上,濫藥對他們而言實屬「小菜一碟」,要提升他們對濫藥的危機意識,或要強化其戒藥動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筆者近二、三年更察覺到有些年青濫藥者雖已因濫藥而弄至「傷痕纍纍」,體驗了濫藥的恐怖,但亦「堅持」濫藥。或許,這已不單是動機問題,而是新派濫藥者與社會主流價值觀的鴻溝問題。他們並非沒有價值觀,亦不否定「濫藥禍害」,只是不在乎「濫藥禍害」,不在乎主流在乎的東西。最後,同工需要面對濫藥者那些「非常突然」的滑倒。不少濫藥新人類會由「平安無事」突然墮進失控地濫藥的處境中,那段日子,他們極可能突然「失蹤」,或許一段日子後,他們會再度現身,但治療已被嚴重地干擾了。

總結而言,香港的濫藥現象在過去十年除了不斷「量變」外,亦經歷重大的「質變」,其所產生的辣手問題,並非單靠「增加資源」便可解決,更需要業界的共同努力及創新思維,開創新類型的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