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傳訊 /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7-11-30 12:46

基督教服務通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90期 2007年10月

評論

香港可持續的發展「新」方向

特首在施政報告中提出「香港新方向」的施政理念,以基建帶動經濟發展、以活化帶動社區發展、及以助人自助理念推動社會和諧,亦即以他經常提及的「進步發展觀」作為指導思想。

這套「進步發展觀」會否成為在香港甚至中國歷史上留名的偉大的「曾蔭權思想」,日後的歷史自有公論。但無可否認,香港政府未來五年的管治,也會以這套理念作為核心施政基礎。

可惜,在整份施政報告中,特首都沒有明確界定甚麼是「新」的。其中能找到「新」字的,就只有「新時代」(第5段)、「新的目標」(第6至9段)、及「都市新發展區」(第20段第(八)至(十)點)。

所謂「新時代」,是指『未來五年香港人要展示新時代精神,要進一步裝備好自己,推動新時代發展,做一個新香港人』(第5段)。或許,特首所指的「新」,是『我們要用整個國家的視野去看香港,從這個高度去看香港,我們才看得見未來』(第127段)。

但很可惜,施政報告中提出的「新的目標」,卻是『我會堅持以經濟發展為首要目標』(第6段),但同時卻又表示『我會堅持發展是可持續、平衡和多元的發展』(第7段)以及『我會堅持發展必須能達至社會和諧』(第8段)。

特首可能參考了馬斯洛的需要層次理論,才有這種「以經濟為首」的指導思想,認為萬事皆建基於經濟,否則,『沒有經濟繁榮,沒有市民生活的富足,其他一切願景都只是空談』(第6段)。

但人類不只是經濟動物,也是社會動物及政治動物。「以經濟為先」、「以基建為先」的「進步發展觀」,的確可以說是「新」的「可持續發展觀」。但事實上,「可持續發展」的觀念﹝舊的?﹞,並沒有否定發展的需要,但也不認為凡事要以經濟為先,而是要求發展不是單單為了現在的需要而剝奪了以後世世代代的需要。

正如張炳良於10月3日在明報的選文中指出,『可持續發展代表著一個既持續又發展的新世代思維,視發展與保育為互為共融、互為配合的統合性發展範式——在發展的過程中體現保育、在保育中促進發展』。

此外,特首指出『在轉變的新時代,我相信更大的需要是共識,而不是爭議;更大的需要是實幹,而不是空談;更大的需要是凝聚力,而不是分化』(第128段)。

但其實,在很多事情上,「爭議」是過程,而「共識」是其結果;「空談」(或謂理念、理論基礎、指導思想)是基礎,「實幹」是其實踐方式;「分化」是現狀,「凝聚力」是透過「爭議」去達成「共識」並消減「分化」的正面得著和產物。

要帶領香港走出「新方向」,是否可參考張炳良對本土論述之爭的意見,『與其以簡單的二元對決角度去看待本土論述之爭,是否可以改用一種較多元積極的態度去歷史地、辯證地解讀本土論述的構建及其不斷發展的內涵?』

「進步發展觀」,是否也可以是一套「新」的「可持續發展觀」,正如張炳良所言,『不尚空言,就必須身體力行,推動正反合,而不是不斷去延續迷思(把一種發展視作神聖不可侵犯、或萬惡不劫,又或把保育頑固地等同維持現狀不變)。可持續發展應是一種具進取意義的變,而非拒變的哲學,是一種有利產生創意、能量、多元、差別的變軌,以帶來擴大的空間與機會,使人人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