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7-05-03 10:32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最低工資   284期
  2007年
  4月
專題
最低工資

最低工資能幫助我們嗎?
保安、清潔從業員之我見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鳴謝:保安、清潔從業員郭偉成先生、阿松先生(假名)
接受訪問及街坊工友服務處聯絡安排

  為保障低收入行業,例如清潔、保安等工作人士可以賺取至少能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的薪金,有政治團體提出立法最低工資的訴求,並與政府不斷角力,但最受立法影響的從業員又如何看「最低工資立法」對他們的影響呢?為了解其真實處境及感受,本處分別走訪了清潔和保安的從業員,以了解他們的看法。

最低工資會否變成最高工資?

  一般人大多以為物業管理員的職責只是看守大廈,不准閑雜人等進入大廈範圍,維持大廈的治安,殊不知物業管理員所需負責的範圍很廣,大至停車場撞車,小至大廈範圍有水跡可能會導致意外,都與物業管理有關。若因管理員疏忽而導致意外,更可能會被釘牌,甚至牽涉法律責任,工作職責可謂一點也不輕,但薪金一般不超過7,500元,職責與工資可謂不相稱。

  做了8年物業管理員的郭偉成,亦是保安工會的理事。他認為保安從業員工資偏低的主要原因是議價能力低,僱傭合約容易由僱主訂下一些不合理的條款。因為這行門檻低、競爭者多,再加上保安管理公司也面對競爭,一旦提高管理費,屋苑隨時會轉公司。僱主往往會透過裁減人手,然後再聘請薪水更低的保安員來增加競爭力。惡性競爭的結果是,從業員的工資或許可以不變,但卻轉為增加工時和工作量。也有的會透過外判承辦商,向員工施壓進一步要求削減工資,令保安員有如「肉在鉆板上」,只能透過被剝削,來保住飯碗。

  僱主減低工資的方式層出不窮,從業員防無可防。阿偉更擔心工資過低會令他們當年老找不到工作卻又多病時,如不想依賴綜援,或會因沒有餘錢作為積蓄,和愈漸緊縮的公共醫療,而變得年老無依,兼病痛纏身,尤其是為退休作準備的強積金只是開始了數年,對現時將近退休的人士可謂幫助不大。權衡利弊,工資過低的結果最終會否反而鼓勵更多人依賴政府提供的社會保障,實是社會值得深思的問題。

  那麼立法對他們到底有沒有好處呢?郭偉成持保留的態度,因立法後的變化很大,所以暫時無法估計對他們的影響。另外他們亦擔心最低工資最後會否反而變成最高工資呢,工資水平又該如何訂立呢?這些都是制定最低工資立法時所需解決的問題。

黑巿廉價勞工比最低工資更影響生計

  從事大廈清潔工作的阿松,今年已50多歲了,為了能多賺點生活費,與妻子在幾間大廈做清潔。做了20多年,薪金不變,變的倒是身體差了,腰骨更在多年前傷了,以前一個人可以做完的工作,現在要夫妻兩人一起才能做完。

  現時阿松在兩間大廈做清潔,夫妻兩人還可以賺8,000多元,不過扣除兩人近2,000元的交通費,還要扶養5個未讀完書的孩子和生活費,收入僅夠開支。作為自僱人士,他認為最低工資對他沒甚麼關係,因為他和太太只需完成與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所簽訂的合約所列明的清潔工作便可,而工資亦是任由立案法團決定的。表面上阿松每周的工時約30小時,時間不算太長,實情是清潔工作分散在不同的大廈,經常需要舟車勞頓穿梭大廈之間。為了方便住客,阿松更在深夜2時至6時才工作。辛苦之處實不足為人道,不過對阿松來說,辛苦不重要,最怕的還是被外勞搶飯碗的威脅。

  他說,有些立案法團會轉而聘請有證件的印傭擔任大廈清潔工作,因為印傭可以長駐大廈,不過最主要的競爭還是來自大陸的黑巿勞工。有些港人透過假證件讓內地的自由行人士留港做廉價勞工,由於有組織性和一條龍式地(如提供其住宿)安排內地人來港工作,就算偶被發覺是黑巿勞工而遣返回鄉,他們仍有大量的人力可供更替。奇怪的是,這些黑巿勞工往往過了一段時間,又可以再透過自由行到港工作,變相可長期在港工作,令阿松質疑政府是否縱容外勞搶本地勞工的飯碗。

  現時這些黑巿勞工已造成惡性競爭,不但拉低行內的工資水平,更威脅了他們的飯碗。阿松期望政府能正視這問題,限制外勞,嚴格執法取締黑巿勞工,並嚴禁有黑巿記錄的勞工再次入境,以免令他們雪上加霜。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