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7-05-03 10:31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最低工資   284期
  2007年
  4月
專題
最低工資

為何需要立法保障最低工資

立法會議員鄺志堅

  近年香港經濟大幅改善,更有評論指今年的市道是近十年來最好的一年;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也因為有5百多億的盈餘,可以向各階層「派糖」。然而事實上,金融風暴過後所曝露的經濟困局,以及全球化造成的經濟轉型問題,仍然造成大量基層勞工在職貧窮,低收入人口屢攀高峰的畸型現象。

  造成這種畸型現象的主因,是人所共知的產業空洞化問題。80-90年代炒風熾熱,財富集中在房產、地產和按貸銀行手上,樓價自1984年至1997年首季升了14倍。因樓房升值讓普遍市民生活改善,樓宇成了可以致富、累積財富的工具;政府收入亦主要靠賣地收益,故公共開支的多少也要看賣地成績。是以不論是市民或政府,都對樓市形成嚴重倚賴,造成經濟結構過度單一的結果。而當97金融風暴過後,地產、金融崩潰,大量失業以及多年財赤,曝露出這種經濟模式的結構問題。

  而在無法靠炒賣維生之下,香港卻又因過去去工業化引致低技術工種不足,無法讓數目龐大的低技術工人得到就業機會,導致勞動人口過剩而形成工資屢創新低的問題。就算是有知識的大專程度或以上的青年,也因為本地工種過度單一,便似除會計金融外,行行無可發展。現在政府眼見股市當旺便大唱「金融業是香港的經濟支柱」,讓那18萬從業員成為今年好景的幸運兒;然而過度吹捧其實只是走當年吹捧樓市的舊路,一旦股市有任何風吹草動,便又足以震動整個香港經濟的根本。

  此外,全球化對經濟結構造成的壓力,亦讓本港社會兩極化問題更加嚴重。1996、2001及2006的人口調查結果都指出,最高收入階層與最低收入階層的人數,日漸增加,出現「兩頭大、中間小」的M型社會。因在全球化知識型經濟底下,高知識階層(尤其以具備金融知識的一群為代表),可透過互聯網替大財團聚天下之財,大財團也就以全球水平訂定他們的薪金,是以金融會計界別的薪金節節上升;而低技術階層就業困難之餘,薪金也屢創新低了。

  是以在今年所謂的好景之年,大部份上班族的薪金仍然增幅不大。薪金低過綜援的在職貧窮家庭竟達17多萬個,近55萬人口的工資,低於個人可申領的綜援金5,090元(以四人家庭計算);量度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已由1996年的0.518升至2001年的0.525,以貧富懸殊嚴重程度排列,是全世界排行第5位。勞工階層面對這樣的經濟環境,為了維持生計也只能「自願地」進一步出賣勞力,於是現時本地勞工每周平均工時為55.2小時,遠超英國的38小時和法國的35小時;為保工作,更有8成人須承擔慣常的無償超時工作。

  超時工作的背後,工人犧牲了個人社交、家庭生活、學習進修、私人空間等社會成本,同時引起了如體質衰退、工傷增加、生產力下降、勞動質素和勞動效率下降、家庭問題叢生、出生率下降、人口急劇老化等社會問題。而最不幸的是,持續超時工作,其實無法填補因經濟結構問題造成競爭力下降的事實;即使拼命工作,亦無法突破社會階級流動停滯不前所帶來的問題。只是靠工人超時工作燃燒生命來營造經濟效益,試問可以讓香港繼續繁榮多少年?

  是以政府如真願下定決心解決問題,除了要面對香港經濟結構的根本問題外,還需要勇於面對工人因經濟過度發展所作出的犧牲。訂立最低工資標準工時,至少能讓那些最沒有議價能力的勞工,得到最基本的保障。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