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7-04-11 11:01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文化保育   283期
  2007年
  3月

專題

文化保育

「人」
才是文物保育政策的核心

本處專業助理郭毅權博士

  政府急急進行文物建築保護政策再諮詢,這不得不歸功於天星事件的眾多參與市民(雖然行動目標未能達到)。這一方面反映了政府對市民的意見是有反應的,但另一方面卻也反映出政府未能打破其思維的局限。

  這次再諮詢,我們不必先以陰謀論去斷定政府無誠意。但明顯地,政府仍未能擺脫「以建築物為本」的保育政策思維。即使這次建議加入「集體回憶」的元素,仍舊是「以建築物為本」,而不是「以人為本」。建築物脫離了「人的歷史」(更正確地說是「人的生活的歷史」),是毫無意義的。因此,將市民的視線和討論焦點,有意無意地局限於界定建築物種類的層次,便壓根兒沒有面對最核心的問題:

我們要保育歷史建築物,
是要「以建築物為本」還是「以人為本」?

  一個大城市,建築物可以是巨大無匹、五光十色、富麗堂皇,但只追求要發展成愈來、建築物高度愈來愈高、外型愈來愈漂亮、以新代舊、不斷追求增加基建而忽略可持續發展的城市,則這只是沒有靈魂的空殼。即使保留了數目多如繁星的歷史建築物,但忽略了人是歷史核心的這個事實(人不單創造了歷史,更將歷史傳承,將過去連繫未來),便等於將這些歷史建築物的意義抹掉一樣,剩下的只是廢墟。

  香港要成為一個偉大的城市,應該有其文化內涵、人文內涵、歷史內涵。而這些內涵,是要反映一個城市由過去到未來的連繫、由初始狀態到高級狀態的發展軌跡、由艱苦生活到富裕社會的奮鬥過程。換句話說,一個偉大的城市,應要能反映其民族(以香港的情況來說是其歷年來的居民)的偉大之處。以香港來說,這個城市應要能反映「獅子山精神」:這精神的共同建構(透過以往居民在惡劣生活環境之下的奮鬥史)、共同實踐、共同修訂及再實踐、以及將這精神共同延續和加以發揚光大。

  「集體回憶」的價值,不單單在於想當年,又或在於界定那些建築物值得保留。更重要的,是「集體回憶」是一個共同尋根的過程,是一個對「香港身份」的共同認同的過程,是一個對香港這片土地提出共同承諾的過程。換句話說,「集體回憶」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對香港這地方共同示愛的過程。而這,正正是能讓香港人願意為這地方作出貢獻、願意共同維護其成為和諧社會的基石。

  「集體回憶」的其中一種現代意義,便體現於集體參與,而這也是政府應予以肯定和重視的。政府其實在2004年曾進行過一次關於文物保育政策的諮詢,並收集了150份意見書。但可惜的是,政府卻沒有公布及交代諮詢結果,使香港的文物保育工作原地踏步。市民一腔熱誠的集體參與,換來的卻是消極態度和不了了之。

  我們不要再局限自己將討論集中於那一棟建築物值得保留、那一處有豐富的集體回憶的思考層次。我們先要問,我們要「以建築物為本」還是「以人為本」?我們要一個偉大的城市,還是要一個大的城市?而這次「再」諮詢,更應該在2004年的諮詢結果的基礎上,進一步地加快做好文物保育的工作。

  澳門特區政府在1月時,就松山燈塔周邊建築的高度限制推出指引,以配合與該世界遺產的協調,以求在規劃等宏觀層面實行文物保育的工作。澳門能,香港為甚麼不能呢?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