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3-10-06 14: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72期基督教服務通訊   272期
  2006年
  4月
專題
隱蔽與叛逆

社會排斥下的隱蔽與叛逆現象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系教授黃昌榮

香港社會邊緣化的一面。近期另一個被傳媒揭示的弱勢組群,卻處於隱蔽狀態,彷彿與世隔絕,無從在家庭以外建立人際網絡。這兩個青年組群所表現的行為縱然迥異,但他們卻無法避免全球化、個人化和經濟轉型所造成的巨大衝擊。在充滿不穩定性的社會氛圍底下,風險與機會同時並存。不過,令人氣餒的是,愈弱勢的組群,獲得的社會資源和社會資本愈匱乏,而所遭遇的社會排斥也愈厲害。

弱勢青年經歷的社會排斥

若以青少年為出發點,社會排斥可以歸納為三大類別,分別為制度性排斥、文化排斥,以及人際排斥。西方社會,以至全球每個角落,均有所謂尼特族(NEET: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或零度身分的(zero-status)青年組群的出現。他們不一定屬於隱蔽一族,或是叛逆一群,個人如何回應制度性排斥,總會因人而異。文化排斥則指青少年難於融入主流文化,以及參與一般青少年的消費和文化活動。至於人際排斥則標示著青少年在學校、團體、社區或工作生活中,遭遇各種挫折、欺凌或人際不和。

其實每個青年人都有其優勢長處,只不過不被社會認受而已。據筆者的個案研究,有一青年對汽車零件的知識,可謂達到專家程度,但礙於不善交際,便被剝奪受訓和工作機會。至於擅長踩板和塗鴉的青少年,也被譏為讀書不成,終日游手好閒。他們的故事不被聆聽、理想被湮沒、價值被貶低,個人興趣和優點也備受忽略。隱蔽與叛逆行為彷彿遮掩了青少年的信念和企盼,而社會只著重青少年的個人責任,卻無視了他們應可享有的權利和機會。

社會排斥與去掉動機

社會論述一味鼓吹個人化策略,以回應社會困境,益使個人生活處境愈趨惡劣,以及造成青年組群之間的不公平現象。部份青年人不是隱蔽離群,就是以叛逆行為衝擊權威和社會制度,以表達憤懣。但無論如何,他們皆在生活和機遇層面承受進一步的社會排斥和道德指控。

一般大眾總認為這些青少年不知進取;簡言之,就是把極為複雜的青少年問題簡化為個人問題。這種觀點假設了青年人沒有動機適應主流生活,也沒有意願抵抗生命逆流。但從社會排斥的角度出發,我們便不難發現制度和政策的不足,正在不斷蠶食個人動機,造成青年人被去掉動機(de-motivation)的情況。在罔顧青年人的處境、興趣、優勢和意願下要求他們盡早重返校園、社區,或職場,後果往往適得其反,令他們更為抗拒重返社會,及認同主流社會價值。在沒有適當支援下,重返社會只會導致他們再次遭遇挫折及排斥,造成傷害,引發再度隱蔽或叛逆的社會現象。

打破迷思,作出支援

我們期望青少年融入主流社會,除了個人意願和力量外,亦必須配合社區共融手法和制度性改革措施的推行,缺一不可。若我們期望青年人重建對別人的信任和重投社會,就必須以他們的個人興趣和步伐為依歸,並鼓勵社區團體和機構組織作出彈性配合。社工和社工組織可擔任中介角色,把個人與社區聯合起來,達到雙贏的局面。

我們亦必須打破一些圍繞青年工作的迷思。首先,切記不要把個人興趣與社會參與作出對立。君不見,有很多熱愛打Band的潮爆青年不是致力於把個人興趣與事業結合嗎?坊間不少人認為受隱蔽問題困擾的青少年終日無所事事,了無興緻趣味。其實不然,他們大多有個人興趣,只是沒有人關心,也不會嘗試了解隱藏在興趣背後的個人能力、知識、意願和渴望。興趣是個人投入生命的象徵,就算興趣與事業未能走在一起,只要興趣有所發展,或有所轉化,也一樣能夠燃起青年人參與的熱誠和動機。

在後工業社會的時代裡,青年人要不斷學習和反思,才能殺出血路,同一道理,機構、團體和組織等,亦必須與時並進,防止機構惰性的出現,才不致於落後人前,扼殺青年人再次投入社會的契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