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3-10-06 14: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70期基督教服務通訊   271期
  2006年
  3月
前一篇
評論

從社工角色的再思想起

昔日的北斗星,雖然偶爾也會被批評為攪事份子或壓力團體,但其就政府施政失誤及社會的不公義現象所作的批判與建議,即使不一定全盤獲得政府或輿論認同,但其為弱勢社群請命的角色也總會獲得肯定,即使社工所採取的手法有時頗為激進,但在以往政治空間狹窄、官大民小、無從問責的年代,巿民是理解甚至認同的。與此同時,很多巿民在日常生活中接受過社工的關心及服務,深受他們的熱誠及幹勁所感動,使他們在無助的劣境中得解燃眉之急、在氣餒中得以重新振作、甚至在犯錯之後重過新生,可以說,巿民對社工是感激及讚賞的。

然而,今天社會對社工似乎多了點又愛又恨的感覺──仍然尊敬她是社會正義的一股力量及清流;卻又漸多怪責她只懂批評,沒有建設;思想及手法僵化,不懂得妥協;最嚴厲的,是只顧維護薪酬及利益,服務質素卻走下坡,更時有誤人累事的事情發生。

上述的轉變,正說明了社會現時對社工的評價標準,已由是否“神聖”轉變為“功利”了,巿民不單要社工頭頂有光環,還要他又平又正,多快好省地提供服務。

為何有這種轉變呢?答案很簡單──環境在變。過去的8至10年間,香港社會福利界不斷遭受巿場化及管理主義的涮洗,在政府主導下,在神聖不容挑戰的「小政府、大社會」、「成本效益至上」、「顧客至上」等潮流口號下,福利機構忙於應付削減資源、服務表現監察、改變津助模式、競投新服務等“動作”,卻漸漸忘記了我們在努力擔任「服務提供者」這角色之餘,尚有作為社會的批判者、改革者、價值守護者的角色。社工身為社福機構的成員,在不知不覺或身不由己之下,也被這股洪流吞噬,勉力在做足多重交待(服務、財政、行政、專業)之餘,再鼓其餘熱與餘勇多做一分,多行一步,為使命及理想而疲累地委身。

社福機構需要清醒地反思最基本的問題──我們的存在是為了甚麼?是做正確的事重要,還是把事情做得多、快、省更重要?我們應專注於價格(price)的事、還是看重守護社會公義/價值(Value)的事。在這個追求「表現」、「效益」、講求「管治」、「問責」的年代,最理想的答案當然是樣樣俱備、神聖與功利並存。可惜,在當前機構與員工的精力已所餘無幾的情況下,這種心態已近乎天真或自欺,甚至無良。可歎的是,這種心態竟也存在於一些機構高層之內而不自覺,更有甚者是為自己能趕上潮流而慶幸甚至引以為榮。

一般大眾對社福界的環境變遷認識不深,因而單從表面看問題及批評社工是可以諒解的。但身為機構決策層的,實在需要喘定下來,想一想目前的路有否走過了頭,是否了解社工疲於奔命的成因,要求社工變身為「萬能社工」是否合情理,能否把本來錯置的事重新定位?

當我們再思社工的角色時,無可避免地一定觸及機構的取向,因為社工不能不受制於機構行為而獨善其身(除了那些私人執業的社工例外,但私人執業同樣要面對私營化/巿場化帶來的問題,因非本文論述範圍,不在此彙述),機構的決策層須先勇於對管理主義及全盤巿場化說不,才可以與前線社工步伐一致地專心把對的事做對。當機構回復有所不為(而非無所不為)的「自由身」時,那怕沒有為使命肯委身的社工?

若說社工是社會改革的先鋒,是社會價值的守護者,是優質服務的提供者,那麼機構便是她的母親,機構的方針及行政便是她的力量泉源。機構要把卓越的服務交付到有需要的人手中時,勿忘記資源、方法、評估、交代等固然重要,但最重要仍是人才,是同工。服務是為有需要的人而存在,同樣,行政管理也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我們要反省社工的角色,但更要反省機構在巿場化洪流中的定位,非政府機構的存在意義,是要我們把持方向,不能隨波逐流的。

前一篇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