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leftside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3-10-06 14: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66期基督教服務通訊–醫療改革   266期
  2005年
  10月
專題
社區共融
和諧社會的支柱
本處專業助理 郭毅權博士
  近來,無論是中央政府還是香港政府,都強調要建立一個和諧社會。例如特首曾蔭權在公布施政報告後到立法會出席答問大會,便公開呼籲議員(和市民),辯論時應少點尖酸、少點刻薄。

  的確,香港社會如要成為亞洲區的世界城市,便必須要成為一個和諧社會,包容不同族裔、不同背景、不同立場、不同取向的人。

  說得「尖酸一點、刻薄一點」,以前的香港作為一個難民過渡社會,市民都是以保障自己(及家庭)的利益作為最首要的關懷(這點請參考劉兆佳教授和關信基教授的研究),因此形成香港是一個政治和社會低度整合的社會。

  而市民普遍存在的心態,便是一種「不斷比較法」(constant comparison),亦即俗語所謂的「憎人富貴厭人窮」(這點只是筆者的假設,尚待研究證實)。應用於日常生活中,便是徘徊於「沉醉於自己的成就」和「找替死鬼」兩種心態之間。最常見的例子,便是綜援養懶人的論述:「我以前比你們還苦,也是這樣捱過去,你們真不應該依賴綜援」。此外,當經濟環境不好或自己的處境不好時,我們亦會這樣想:「都是你們這些新移民拖累香港!」

  這種「找替死鬼」的文化,又同時在具排斥性的公共政策的推動下加以強化(不論是有意或無意)。這裡所謂的「排斥性的公共政策」,是指一些透過抹黑去排斥服務受眾的政策和措施。

  近來,政府每逢提出削減公共資源時,所採用的策略,並不是呼籲市民共渡時艱,以加強社會凝聚力的方法(因為共患難往往可令市民更加團結──沙士一役便是最好的例子)。可惜,事實剛好相反,政府往往先透過抹黑,拋出一大串「濫用」、「浪費資源」、「缺乏動力」等等字眼,讓服務受眾先被判刑,然後調動其他市民的偏見(mobilization of bias),以達成削減公共資源的目的。

  這種政策表達方式,雖然可能達成了削減資源的目的,但同時卻帶了對社會凝聚力的破壞。這種破壞不但需要長時間才能挽回,而且引致市民事事以自己的利益出發,「憎人富貴厭人窮」的心態更形根深柢固,這個惡性循環便更難打破。

  台北市長馬英九(並不是以國民黨主席身份)較早前曾出席了一個台灣的電視節目「康熙來了」。「康熙來了」是台灣一個娛樂節目,通常會邀請一些影視紅星出席(例如在台灣很紅的南拳媽媽、女F4、香港的梁詠琪等)。

  這次馬英九應邀出席,便顯得很特別(雖然以前連戰也曾出席)。但在節目中,馬英九充分發揮其幽默感和親和力,表達了領導人也可以有輕鬆的一面,而不需整日拉長面孔和嚴肅的。作為領導人,其作風不多不少也能對社會有感染力。因此,祥和文化,其實可以由領導人開始和帶動的。(至於如何成為成功的領導人,這裡順帶介紹一本很好的書:James C. Humes所寫的Speak Like Churchill, Stand Like Lincoln。)

  但最使人印象深刻的,不只是馬英九的幽默感,而是他在節目中最後說的幾句話。節目主持人問他,他最希望在台北市看到的是甚麼。他有以下的回答:

「我最希望看到的是,台北是一個有愛、有關懷、有文化的城市。

因為我們的工程,可以令一個城市變大。

但是只有文化、只有愛跟關懷,才可以使一個城市變偉大。

而這個愛,不是只限於本地人,也包括譬如說新移民,包括外勞,甚至包括流浪狗。」

  我們究竟希望看到香港只是一個大的城市,還是一個偉大的可持續發展的亞洲區世界級的城市?你我都應該作出選擇,為的不只是為了我們這一代,也是為了我們的子子孫孫。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
right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