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leftside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3-10-06 14: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期主題:上網成癮 263期
2005年
7月

暸望寬頻

他們欠的是機會–南亞裔人士在港就業情況

  一直以來社會關注的青少年就業情況均以本地人為核心,如展翅計畫、青年就業見習計畫等都是以招募本地青少年為主。對於一班非華籍青少年的就業問題,社會則以近乎視而不見,見而不聞的態度面對。

  根據2001年人口普查的少數族裔主題報告,南亞裔勞動人口以從事非技術性工作為主,其中尼泊爾裔及巴基斯坦裔分別為44.6%及45.2%,較全港勞動人口19.5%高出一倍,而他們的入息亦較個人每月入息中位數$10,000為低,他們每月薪酬大多介乎$4,000至$9,999不等。以上數據與一些有關南亞裔就業研究的結果均很一致。香港理工大學於2002年底進行的「巴基斯坦人在香港的生活經驗」研究,訪問了200位巴裔人士,近六成人正在工作,其中逾七成屬低技術類別,而大部份更是地盤散工。此外,香港城市大學與融樂會於2003年進行的「香港南亞裔人士就業情況的研究」顯示,400名南亞裔受訪者當中,有四成失業,遠較當時全港的失業率7.8%為高,而四成有工作的受訪者中,其中逾七成人有高中或以上學歷,但大多數人卻從事低技術工作。這些數據究竟反映了南亞裔人士在港就業的甚麼現象呢?

  職業於個人的意義,代表了社會經濟地位,生活水平及社會流動等元素。假設現代社會是理性及講求成本效益,那麼僱主在聘用員工時應唯才是用,員工可憑其資歷、才能和表現等獲聘用或升遷。不過綜觀現時南亞裔人士在香港社會的就業情況,他們的職業往往被定型為地盤工人、地盤散工、搬貨工人、清潔工人和保安員等體力勞動或低技術工作。莫非他們天生「蠢」,能力真的遜於香港人?

  在日常接觸南亞裔青少年的過程中,深切感受到南亞裔人士面對就業問題的那份無助與無奈,曾經有些南亞裔青少年分享他們求職面試的不愉快經驗:Peter(化名)是在香港出生的巴基斯坦裔中五畢業生,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他有次用電話預約面試,半小時後到該公司應徵,但僱主一看他是巴基斯坦人,竟立即說已請了人。另一名來港數年的尼泊爾裔人士,他雖擁有商業學士學位,並曾任教師多年,但護衛公司也不肯聘用他,理由是僱主不喜歡南亞裔人士及不承認他的學歷。又有一些朋友表示需考中文筆試,甚至以普通話進行面試,這對他們而言實在是一件困難的事。從以上南亞裔人士的經驗來看,操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及高學歷對他們在本地求職並沒有顯著的幫助。究竟他們要擁有怎樣的條件才可成功就業呢?少數族裔的就業困難是否結構性地存在?他們的就業平等權利是否遭到社會正視呢?

  「不懂中文」、「溝通困難」等語言障礙表面上是南亞裔人士就業困難的原因,然而問題根源並不止於此。根源在於他們遭到社會的排斥和歧視,以致不可充分享有平等權利,以及社會人士對南亞裔人士既定的觀念根深柢固,認為他們只是低技術工人的「材料」,限制其職業的發展。此外,本港的教育培訓和就業援助亦鮮從南亞裔人士的需要出發,以至他們無法享用這些有助提升他們技能的資源,拓闊其發展空間。若南亞裔人士在香港落地生根,視香港為永久家園,他們要走的路看來是艱辛、漫長。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
right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