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leftside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3-10-06 14: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期主題:上網成癮 263期
2005年
7月
前一篇

評論

教育工作應獲更大的版權刑責豁免

  工商及科技局現正就修訂《版權條例》的方向和計畫諮詢公眾。本來政府為保障創意工業而修例,是無可厚非的,但若條例對市民、對教育事業構成威脅,我們便不能掉以輕心。

  面對日新月異的社會,教育當局在規劃課程時,往往要求前線教師在教學時,不要把教學內容局限在教科書內,而是讓學習更貼近生活和社會脈搏。教育改革更建議把通識教育科列為高中課程必修必考的科目,這些要求,往往促使教師必須在不同的作品中取材。鑑於教學需要,工商及科技局在《版權條例》修訂中建議,將非牟利教育機構「及」獲政府資助的教育機構豁免於刑事條文的規限,在一定程度上,是回應了教育工作者的現實需要。

  但本處對於這個豁免範圍,則不敢苟同。無可否認,部份私營教育機構是以營利為其主要目的。但有些教育機構以私營方式辦學,是由於教育政策所促成,例如香港長期不把學前教育納入教育資助的一部份,迫使幼稚園/幼兒園只能以私營方式辦學,又例如公營學校的課程長期偏重於文法課程,而忽略了職前教育的需要,一些私營職前訓練機構應運而生,以填補這些罅隙。這些教育機構的校長和教師長期對教育的貢獻,是不應被輕視的。若因其私營的身份而與公營學校的教育工作者有不同的待遇,並陷於刑責法網的邊緣,則是有欠公允的。本處轄下的幼兒園服務(註:本港的幼兒園與幼稚園擬於本年九月合併,歸教統局管轄)及職前培訓服務,正好首當其衝,在肩負教育使命的同時,又要面對版權條例的刑責,所以本處促請政府,在考慮以上豁免於刑事條文規限的建議時,不宜「一刀切」地將所有私營教育機構摒諸門外。而將有關豁免擴大為「非牟利教育機構」「或」「獲政府資助的教育機構」更為合理。

  工商及科技局又在建議中,提及「公平處理」的概念,以及訂明法庭考慮「公平處理」的四項因素,包括:處理的目的及性質、作品的性質、處理部份的數量及實質程度和對作品的潛在市場或價值的影響。這些建議都比現行條例更適切,但在詮釋何謂「公平處理」時,則可能又起爭議。法庭衡量「公平處理」,是否只考慮上述的四項因素呢?2000年英國法庭的一宗判例正好證明,法庭所考慮的因素已超越上述四項所列。在Hyde Park v. Yelland (2000)一案中,興訟人將一幀由原訟人擁有的相片刊登在其報章上。興訟人指相片顯示王妃及杜迪出入飯店的時間及一些細節,符合公眾利益,但法庭指若要公眾了解時間與細節,可以用「其他方法」,無須刊登該相片。

  「其他方法」並不在工商科技局的建議之內,但假如法庭在四項因素以外考慮更多的其他因素,便會使本來法例容許的公平處理的範圍也會受到窒礙,亦使教育工作者在衡量是否公平處理時,無所適從。舉例說:當社會發生一宗重大新聞,教師在未及申請授權下(註:整個授權程序通常無法在一日內完成)而複印該則新聞的報道片段引發學生討論,就算其無損原版權持有人的合法權益,但在「其他方法」的角度來看,法庭仍然可以指教師可以透過口頭複述,而無須複印資料,因此複印報道片段的行為便會被判定為不屬於「公平處理」,而身陷法網。這樣無疑大幅收窄「公平處理」的適用範圍,甚至使這一概念形同虛設,難以應用於教學用途之上。因此,政府及立法會應對「公平處理」作出更明確及全面的界定,以免使政府在建議中訂明「公平處理」的善意落空。

  另外,工商及科技局又建議,撤銷「若有關作品已有特許計畫訂明授權安排,則教育機構藉翻印複製的行為便不屬允許」的條文。撤銷有關條文,可以賦予學校及教師更大的彈性,能按自身需要,自願地參加適切的授權計畫,是一項值得稱許的做法。

  總結而言,進一步擴闊豁免刑責的條件,以及對「公平處理」作出更清晰及周全的界定,才是最符合教育發展及社會整體長遠利益的舉措。

前一篇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
right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