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leftside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3-10-06 14: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期主題:扶貧 262期
2005年
6月

專題

「扶貧」也要「致富」
本處深中樂Teen會督導主任謝可儀

  香港現在社會民生最熱門的話題莫過於“扶貧”,轉眼間「扶貧」的資源從四方八面湧出,似乎只要是與“貧窮”有關的,便有資源,可是作為一個服務深水鶧洁]全港最窮社區之一)的社會服務單位,最重要的要問,到底我們“扶貧”的中心思想方向是甚麼呢?

  《論語》的學而篇,曾有以下對話:
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
子對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也好禮者也。」

  子貢認為只要是雖貧而不諂媚(巴結、奉承),雖富而不驕傲,已經算是不錯的修養,但孔子認為這是一種消極態度,他更進一步期望,貧者仍可享受樂趣,富者則能積極,主動地表現完善的人際關係。孔子對「貧而樂」的詮釋是,在最壞、最苦的環境下,仍能從中去體會及追尋快樂。在儒家思想中,人生的目的並不是在於得財富,而在於內心潛力的發揮(註一)。

  古人的智慧或許能為現今香港社會的“扶貧”措施帶來啟示。社會工作的介入其中最重要的目標是啟動服務對象內在潛能之發揮,所謂助人自助。現時,香港不同界別的專業為回應2005年施政報告作出一連串扶貧工作,然而,我們有否再去思想貧窮者的真正需要?除了物資、金錢、機會等等援助外,「內在潛能」的建立不是最應該在扶貧過程中彰顯出來嗎?這份「貧而樂」的情操正正是社會上一種動力,推動社會生產力;而富者的完善人際關係也正正體現「社會融和」的意義。

  深中樂Teen會作為在深水鶧炱嬰獢壯蒆h”工作的社會服務單位,筆者經歷過以下的思考過程:

  1. “扶貧”最終極是達致甚麼呢?
  2. “扶貧”後社區內的服務對象將會有怎樣的狀態?他們在環境上、物質上、心理或心靈上會如何呢?
  3. 推動“扶貧”工作時,是否有一些原則呢?這些原則是否要配合香港社會的大氣候呢?還是要立定一個“遠象”?

(以上的思考過程是根基工作,有好的根基進行工作理應暢順。)

  我們經過反覆多次的思考,與團隊同事不斷的討論,最後得出希望共同實踐終極遠象:「在貧窮裡仍能活出快樂」的結論。我們多年在社區工作的經驗告訴我們,貧窮問題絕非短期可以解決得了,反而服務對象的心境與態度,才是他們面對困境生活的重要元素。我們深信心中要有快樂,需要有(1)由內而發的潛能、(2)有超越困境的動力、(3)有值得奮鬥的目標這幾個條件以激發人們的動力,當人有動力的時候,社會經濟的發展也自然有生機(按:我們仍不斷思想以上的問題!)

  當我們再去細想古人的言論時,「貧」,並非僅以金錢或物質來衡量,廣泛來說,是以慾望的多寡來衡量,現實無法滿足人的需求,而造成怨恨、嫉妒或自卑的心理。山區居民往往仍能樂天知命,因沒有相對比較,大家都是“貧”,但在香港貧富極懸殊的環境下,大量「慾望」透過現代資訊傳送到他們的眼目,令貧窮人因無法滿足的慾望而容易產生怨恨自卑,這與富有人的自信地位,在不知不覺中造成社會分化,而社會上為了“扶貧”,也同時間進一步標籤貧窮。

  另一方面,香港社會上的所謂富裕的居民,他們內在又是否快樂呢?根據一本地調查顯示,香港人的快樂指數偏低,雖然擁有豐富物質,但仍不快樂,而香港人的精神壓力、焦慮均反映出其心靈上的缺乏,他們可以說是「另類貧窮」。請富人在追求物質豐裕時,也想想是否有參與剝削勞工,歧視窮人,製造失業機會,炫耀物質等等破壞人際關係的事呢?當貧窮人不巴結奉承,也請富人放下驕傲與施捨,這樣彼此的「內在潛能」才能得以發揮!

  在這裡,筆者期望政府能盡快落實具體的扶貧措施及改善各項福利政策,如醫療、教育、房屋等,而政府扶貧委員會亦能與地區機構團體緊密合作溝通。然而筆者認為所有的扶貧措施必須具備的條件,乃是要促進貧者與富者共同啟動內在潛力的發揮(有超越困境的動力及有值得奮鬥的目標),讓「貧而樂,富不驕」的社會氣氛彰顯,社會各階層真真正正的融和,各在其位,發揮所長,才能真正樂在心中!

註一:參考〈樂天知命的人生〉,傅佩榮著,業強出版社,頁152。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
right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