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leftside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3-10-06 14: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期主題:致力培訓 臻於卓越 261期
2005年
5月

專題

生命的反思–宗教儀式與哀痛輔導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 龔立人博士

  一個下午,一位陌生人士致電給我,說:「我妻子離世快一個月了,但每日我仍很想念她。為甚麼上主要將她接走?」一個晚上,一位學生致電給我,說:「我好朋友的弟弟自殺了,你是否可以為他主持安息禮拜?」又一個下午,贐善會同工打電話來問:「你是否可以為我們主講一次義工訓練?」究竟末期病患者需要怎樣的關懷?究竟他們的家人需要甚麼支援?宗教對他們有何意義?究竟死是何物?因篇幅所限,我只集中探討宗教喪禮對亡者家屬的意義。

  死亡代表一道鴻溝,生者不再可能如昔日般照顧亡者或亡者不再可能如昔日般分享生者的生活。雖然這道鴻溝沒有可能在有生之年打破,但生者對亡者的懷念並沒有因此減退,因為愛是可跨越時空。就此,宗教往往提供一些實踐讓生者滿足他們的思念,安慰他們的悲哀。例如,在喪禮儀式中,道教的打齋和燒冥強,基督宗教的安息禮拜,佛教的超度等等可被視為生者為死者「上路」的準備。究竟誰真誰假?這不是我當下的關注,但這些儀式卻為生者提供暫時跨越這道生死鴻溝的途徑,因為在宗教儀式中,永恆進入有限,時空被打破,而人可在有限與無限周來往返。從此看來,宗教儀式不必然是迷信,反而恰當的表達可以讓生者得戌w慰。

  按人類學家Arnold van Gennep,每一個社會都需要儀式來處理社會中個人身分的轉變。例如,入籍歸化、大學畢業、結婚和死亡等等都有相關的儀式。Van Gennep認為儀式包括分離、過渡和融入三個元素。以喪禮為例,喪禮是生者公開地向亡者道別,仔細地處理分離時那種依依不捨的感情和一切懷念,並讓亡者與生者可以各自融入他們的世界。一方面,宗教儀式有助生者處理他/她融入他/她新身分的過程;但另一方面,融入又豈只是一次宗教儀式就可以完成,因為人的感情需要更長的時間去調節。喪禮只是對生者的再融入之開始,持續的關懷是不可少的。

  雖然融入是重要,但這不等於生者就會滿足與亡者分離的事實。事實上,有生者為了與亡者可以一起,他/她也選擇死亡。然而,若死亡是一種現狀而不是一種生之狀態的話,死亡就沒有必然等同相遇,也不代表亡者與亡者之間仍可以有某種關係延續。雖是如此,但沒有可延續的人生使生命只有遺憾。就此,宗教往往為人提供一個超越的體驗,以致人的視野可以跨越時空的限制。基督教相信亡者可以復活,因為耶穌基督的復活是一切復活的起源。復活的信息為融入提供一個新意義。意即,在唯物下,融入只有在分離下的意思;但在復活下,融入是生者與亡者可以相通。唐君毅先生對此再融入也嚮往,並以「真情通幽冥」來描述。

  說回來,宗教禮儀對生者是否必然有這釋放能力?這又不是必然,尤其當宗教儀式反要求當事人滿足它的要求時,宗教只會帶來綑綁。耶穌基督這句話-「人不是為安息日而設」成為我們很重要的警惕。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
right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