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leftside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3-10-06 14: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59期〈2005年3月〉

專題

家有讀寫障礙孿生兒
鳴謝:陳卓惠敏女士接受訪問
訪問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佁

  你有沒有發覺到身邊的一些孩子在閱讀和書寫上都出現困難,例如在閱讀時往往會看漏詞語或把詞語誤讀為其他相近的詞語。此外,在書寫文字時,增加或減少筆劃,把筆劃方向倒轉,或經常混淆b和d。這些孩子可能是患上特殊學習障礙其中最普遍的讀寫障礙。

  由於這些孩子的智力正常,再加上這種障礙較為隱性,家長、老師和社會人士不易察覺甚至不認識,以致這些孩子往往被誤解為「懶散、愚蠢、無心向學和不合作」。若未能及早辨識,幼小的孩子不但要揹上讀書不努力的罪名,父母亦要承擔不少心理壓力。

五度轉校 缺乏支援

  一直致力於推動特殊學習障礙家長教育的陳卓惠敏女士(下稱陳太),其孿生兒子13歲的陳柏浠及陳Q添先後被專家評估為患上讀寫障礙,不過幸運的是能及早發現。這是因為小兒子在幼稚園時,遇到一位好的老師,被發現有書寫困難,連簡單的握筆動作及詞語都不會,但同時又明顯看到並不是弱智,將情況告訴陳太,才令陳太能及早帶兒子去評估中心評估,得知兒子患上讀寫障礙,亦令陳太能儘早帶另一個兒子做評估,並發現這個兒子同樣患有讀寫障礙。

  當陳太說起其兩子在學校的經歷時,她不禁深深感觸。她的兩個孩子因為學習障礙,己先後轉了2間幼稚園、3間小學,求學過程可謂非常艱辛。兩子讀小一前做過智能測驗,一切正常,但一到書寫及認字就變得困難重重。其小肌肉能力與同齡的小朋友相差8個月,不但寫字速度比一般小朋友慢,錯字更是多不勝數。

  自從升上小學後,為了應付繁重的功課,陳太每天晚上都要陪兩個孩子做功課至深夜,有時還要爸爸幫手一起做才能做得完,一家人甚至做到腸抽筋,非常辛苦。當時陳太已全職做家庭主婦,每天陪成潃茪p朋友寫字,用上一個小時也沒辦法記到3個字。患上讀寫障礙的孿生兒子只認得圖畫,一旦把圖畫拿走,一個字都記不起、寫不到,甚至連基本的英文字母A至Z也無法完整地把它寫完。

  陳太曾向教統局求助,但最後教統局只叫他們到參與融和計畫的村校。學校雖然知道兩個小朋友患有讀寫障礙,但根本無法提供支援,令孿生子更加無心上學。甚至有老師覺得他們沒有學習障礙而多加刁難:「我知道甚麼是讀寫障礙,不過我不覺得你的兩個兒子像。」。但事實是患上讀寫障礙的人,不像弱視、弱聽的人般有明顯的徵狀。最後這位訓導主任升為校長,不得不令陳太知難以退,在兩子還未讀完六年級的情況下,便在港大「家校合作」計畫的幫助下,跳升東華三院鄺錫坤中學。

跳升中一 結朿噩夢

  兩子自從升上這間參與「家校合作」計畫的學校後,終於結束了他們多年的噩夢。孿生兒子不再視上學為畏途,甚至覺得上學是非常開心的事。陳太指出,兩子會有這樣的改變是因為學校會根據他們的情況而在課堂及考試安排等作適當調節,更重要的是,令孩子感到被接納及尊重。校方、老師與學生的相處令學生覺得得到支持,並有同是患有讀寫障礙的大哥哥們與他們分享經歷,令他們得到鼓勵。陳太說:「過去幾年,兩個孩子的自我形象很低,但自從進了這間學校後,幫助他們發揮更多的自我潛能。」

  陳太續說:「其實有讀寫障礙的孩子不像大人般懂得向外界爭取資源,他們最希望得到的是體諒和尊重,希望老師不要因為他們的障礙而否定他們,不要因為他們的外表看起來醒目聰明,便質疑他們只是懶惰,而非讀寫障礙。」如果老師能明白及體諒到學障孩子面對的困難,有更多的家長明白到給予多一點時間予這班學障孩子身上並不是不公平,而教統局亦能給予更多實質的支援,不是只以研討會、給予指引及宣傳小冊子來敷衍受苦的學生及家長,但卻不監察學校切實執行,那麼這班飽受讀寫障礙之苦的學生,便會有一個更快樂的學校生活。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
right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