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leftside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3-10-06 14: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59期〈2005年3月〉

專題

「讀寫障礙」學生的現況及末來
衛生署兒童體能智力測驗服務 藍芷芊醫生

  讀寫障礙(Dyslexia)是一種特別在閱讀和書寫方面出現障礙的語言學習障礙,而且亦是特殊學習障礙(Specific Learning Disabilities,SLD)中最普遍出現的。有特殊學習障礙的學童可能單獨或同時出現下列幾種徵狀:(1)讀寫障礙(有8成以上的特殊學習障礙是讀寫障礙),(2)特殊數學障礙,(3)特殊語言障礙和(4)書寫表達障礙。另方面,動作協調障礙雖然不納入特殊學習障礙的一種,亦是一個會經常同時發生的情況。

  社會上普遍有一個誤解就是讀寫障礙的情況輕微,孩子長大後便沒有這個問題。這個誤解亦影響相關服務的措施或規定一直都不足夠,令這些孩子從小便有很大的挫敗感。再加上讀寫能力是在學校學習的必備能力,若這些學生得不到及時的幫助,便會連其他科目都趕不上,最後導致要退學、甚至失業和處於社會上不利的環境。2002年香港做了一個專給小三、小四在群育學校就讀有情緒及行為問題兒童的研究,結果顯示有超過五成的同學被評估為有讀寫障礙,這個數據恰與國際上一些研究所指有負面行為的青少年大比數患有讀寫障礙的情況不謀而合。後來2003至2004年的有關研究延申至群育小學的各不同級別,也有類似的結果。

生理原因

  讀寫障礙是先天性對於閱讀及書寫的解讀障礙。據研究顯示,讀寫障礙人士負責語文運作的腦部功能與常人有結構性的不同。

  家庭及孿生研究都指出讀寫障礙至少有部份是受到遺傳的影響,而染色體(包括染色體第六條)亦被發現與讀寫障礙有關係。最近醫學界正加緊研究個別基因的角色。

本港提供的讀寫障礙支援

  讀寫障礙影響一成的孩子,而其中有三個百分點的孩子受到嚴重影響。事實上讀寫障礙是一種隱形障礙,這些孩子往往被誤解為懶惰、智力低和操行差。自從8至10年前香港公眾對讀寫障礙增加了了解,公眾、社區服務及教育支援轉介個案急劇上升。教署在1997至1998學年報告中只有144個讀寫障礙的新個案,至今天,教署每年有接近1,000個新個案,並廣泛相信這還是極低的評估數目。當中的原因如下:(1)很多父母和老師對讀寫障礙的認識有限,(2)教師缺乏支援,就算對讀寫障礙有認識,但亦缺少工具去識別和幫助懷疑患有讀寫障礙的學生,(3)一些學校不願意轉介識別為讀寫障礙的學生尋求特殊支援,(4)有關專家的數目有限,供不應求,令個案得不到及時的支援。

老師如何識別:

  1. 2000年政府製作了一套香港小學生特殊學習困難行為量表協助老師識別一些懷疑患上特殊學習障礙的孩子。
  2. 從2004年9月開始,本港公布了一個小一評估學習能力的量表:小一學生會在12月第一個學期末,透過量表評估其中文、英文、數學、社會適應、口語及機動能力,以識別有沒有學習問題(註:這工具不限用於讀寫障礙懷疑個案,而本意是作為全體小一學童的篩查工具)。

心理學家為學校提供的支援:

  1. 有為不超過10歲半的本地學生作讀寫障礙測試,不過當中並未有界定一個必須為學童採取積極介入的嚴重程度。
  2. 現時香港未有量度工具給超過10歲半的學生和中學生,情況實在令人感到憂慮。

老師及專家提供的教育性支援

  1. 教育統籌局地區教育辦公室的教育隊伍會於區內提供整體支援給予學校。
  2. 校本的教育心理學服務提供支援。
  3. 通過學校的不同基金為患有讀寫障礙及特殊需要的學生聘請外界機構提供支援。這種支援的性質和模式效用不一。
  4. 香港考試評核局在2002年曾為學障考生提供服務單張,提醒學校為讀寫障礙的學生在中五會考及中七高考作出適當的安排及措施,但是學校學生和家長對這些措施的了解非常有限。

香港讀寫障礙學生的未來

  西方國家對發展性讀寫障礙和特殊學習障礙的認識超過一個世紀,在最近的20年更在生物基礎、認知特徵、有效介入的方法和對患者造成的社會影響出版過不少科學性的調查報告,可作為參考及使用。我們相信若能善用這些豐富的資源,並通過堅決執行有關措施及教育宣傳的工作,我們也能更有效地幫助這些學生,使他們發揮最大的潛能。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
right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