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leftside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3-10-06 14: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58期〈2005年2月〉

專題

「四代同堂」感言
王東魯

  四個外孫女先後都添了姪兒,親友們都向我道賀「四代同堂」啦!真是好福氣啊!我才猛烈地想到,我已是80歲的高壽,一代一代地攀升,活到第四代了,猶如四個山峰上上下下,跌跌落落好不容易爬到第四個山峰了,多麼吃力啊!

  按照中國人重視的家族繁衍這個觀念來看,「四代同堂」不能不謂是一種福氣,但是於我而言,我倒另有一番感受。每次家族聚餐,我都不像我的老伴有那麼多話可以跟兒孫輩交流。其實我本來就是一個不擅言詞的人,加上年紀愈大,聽力愈退化,與人對話就更視之為畏途。因此,在兒孫輩面前,我常常扮演的是一個沈默者的角色。許多發生在他們之間的小故事,都是老伴回家之後再轉訴給我聽的。就這樣讓我愈來愈感覺到跟兒孫輩之間,總似有咫尺天涯的距離。雖然他們對我的孝心並未有絲毫改變,反而照顧有加。但是,這個沈默者的角色,仍然造成我與他們之間似有隔閡的距離。

  這種距離感又何嘗只是在現實間才有的感受?我這一代,在這80年的歲月裡,不知經歷了多少次的戰亂,當中的軍閥內亂,日寇的侵略,以及國共的鬥爭等,都讓我這一代承受了戰亂帶來的無限苦難,在砲火中與親人們離離合合,飽受了時代造成的憂患。我這一代的人生,受盡一場接一場的災難,帶來傷痛的折磨及生活的煎熬,如今雖算是適逢太平盛世,但在記憶中心靈上永遠抹平不了的創痕,猶如一片一片的浮雲,總是飄來飄去。因此,「四代同堂」於我而言,不如說倒是一種時間如夢似幻般的飄忽感。

  在記憶中總有揮不去的陰影之下,如今我這一代只能勉強被形容為掙扎地爬上了第四代的山峰;看忖@代一代地繁衍下去,更多的應該是一種幸運吧!第二代的兩個兒子,一個從幼小就被祖母帶在身邊,我們夫婦二人上船去台灣時,長子在上海的碼頭上,眼看扛邑登上中興輪飄洋過海去了台灣。一隔50多年,音訊全無,後來才知文革如火如荼在山東鄉下展開時,爺爺病死,而奶奶也被鬥死,留下了一個孤苦伶仃、無依無靠的孩子,不知如何活下去。兩岸開放後,終於能夠和兒子相逢,並經常保持聯繫。如今在他的繁衍下,也產生第三代,乃至於第四代了。另外一個小兒子,由於人生觀不同,甚或排斥傳統所謂的傳宗接代觀念,大概就不可能會有第三代了。

  第三代的外孫們,個個皆學有所成。五個外孫女都是留學海外的大學畢業生,而且其中一個獲得文學碩士學位;另外一個外孫也是著名大學的法律系學士。我現在除了一天三餐、早睡早起、做做運動、看看電視之外,大多的時間都是在閱讀書報及自己寫點東西之中度過。我這一生過的是平凡的日子,安份守己做了一輩子的公務員,從未大起大落過,亦不曾大富大貴,所求的不過是子孫之輩能夠擁有基本的教育水準,具有辨是非、知善惡的能力,就算是我這一代嚐盡人生艱苦之後的一點收獲吧!

  其實無論是哪一代,在戰亂或在太平盛世,都必須要學習走出一條適合自己的人生道路,尤其面對的又是變幻莫測的命運,使得人生道路變得更是崎嶇難行。然而,我從自己這80幾年的歲月裡,領悟到人生無論是順境或逆境、高潮或低潮,都要以平常心去對待;順境時不要以為是自己天大的福氣,而逆境時也不必太懷憂喪志。

  「四代同堂」的每一代都有不同時代所給予的考驗,即使每一代對人生或有不同的演繹,但最終還是每一代都要在各自的時代裡,學習走出一條獨立自主的人生道路。若將「四代同堂」的格局脫開家族的局限,再放大來看,這種在人生過程中點點學習的積累,何嘗不是每一代人在生命經驗上的傳承呢?

  平常跟親人相聚時,我甚少發言,但我總希望從我這一代繁衍出來的四代人,都能夠平安過日子,就寫下了這篇對於「四代同堂」的感言,以作為對兒孫輩的另一種期許吧!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
right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