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徽號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社會服務全為您
主頁
機構通訊 新聞及報道 服務處刊物 職位空缺 網上資源 站內搜尋 空白 繁體版 English Version 空白
機構總覽
長者及健康
家庭及社區
成長及社會復康
兒童發展及教育
教育及訓練
僱員援助計畫
內地社會服務事工
政策倡導及研究
特別工作
支持我們
服務單位地區分布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回主頁
leftside
基督教服務通訊 本頁更新於 2003-10-06 14:5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
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255期〈2004年11月〉
專題
反種族歧視
我在他鄉的日子∼少數族裔人士親述對有關政策的一些意見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少數族裔人士在香港一直備受忽視,直至政府今年公布了「立法禁止種族歧視」諮詢文件,香港才有法律可以保障其不受歧視。在法例未生效前,到底他們在香港的境況是怎樣、他們曾否受到種族歧視、他們對諮詢文件又有何意見呢?他們又希望政府能做些甚麼呢?透過以下少數族裔人士的訪談,或許能一窺他們的心聲。

Sandeep Ram Hathiramani(印度人,香港出生)Sandeep Ram Hathiramani(印度人,香港出生)

  Sandeep認為在本地生活最困難的是同工不同酬,以建築業為例,當膚色、種族與本地人不同時,會較容易被欺負,薪水更是比本地工人低一截。他並覺得香港不把少數族裔視為資源,因為只佔小部份,香港人只把他們視為過客,不會在其身上投放資源。

  計畫立法禁止種族歧視是一個好開始,但並不足夠,就以直接影響他們權益的諮詢文件為例,竟然只有中英文,而並沒有他們的語言。其實要投放這些資源,例如請一些翻譯員將文件譯成多種語言並不困難,也不會花費港府很多的人力、金錢,但港府也不願做,他表示感到失望。

  他認為政府應該推出不同語言版本的諮詢文件,讓他們能了解全文的內容,並將諮詢期延後,以便他們能有充裕的時間消化文件,並提出建議。

Adnan Akba, Andy(巴基斯坦人,香港出生)Adnan Akba, Andy(巴基斯坦人,香港出生)

  Andy表示他個人較少遇到被人歧視的情況,不過他有不少朋友卻有不少這種經歷。例如他有一個留鬍子的朋友(從他們的宗教而言,鬍子愈長代表其信仰愈虔誠)找工作時,僱主對他說:「你每樣資格都合符我們的條件,我們會聘請你,不過你需先把你的長鬍子剃掉。」令他的朋友陷入工作與信仰兩難境地。另外有朋友經歷過坐巴士時,就算車上多擠擁,也沒有人坐到其隔鄰的座位上,好像把他當成異類似的。這些都會令少數族裔人士感受到被歧視。

Karamjit Kaur Sandhu(印度人,香港出生)

  Karamjit認為對於他們來說,在香港生活面臨很多大大小小的問題,例如以教育來說,只有數間專為少數族裔人士而設的學校,兒童往往要長途跋涉地上學。雖有一些融入主流學校的計畫,不過最大的困難是,這些學校並不了解和尊重他們的宗教、文化,而且由於語言及文化阻隔,也令他們很難交到本地朋友。就以她聽過的一些例子,有一個女孩在主流學校讀了6年,卻沒交到一個本地朋友。

  除了教育,在工作方面,少數族裔人士因為不懂中文,找工作時經常碰釘子。僱主經常會用許多不同的理由來拒絕僱用他們。而他們也不像本地人般可享有再培訓的權利,也不認識勞工的權利。這都令他們在工作方面備受挫折。

  此外,很多香港人都沒有對不同民族文化的敏感度,她認識的一個小孩子在其幼兒園提供的午餐三明治中發現火腿,於他們的信仰來說,豬肉是不潔的。或許本地港人會認為這是微不足道的,但對於他們來說卻是非常重要的。

  Karamjit又說:「雖然少數族裔面對不少問題,但他們往往不會發聲,例如本港只有寥寥數間專為少數族裔人士而設的學校,但校方無法向教統局反映等候入學的學生排長隊的實況。這都反映少數族裔人士在港不但是弱勢群體,而同時亦因語言及資訊的阻隔而無法將他們的需要傳達給社會。」

  她認為最近的「立法禁止種族歧視」是基本需要做的,往後仍需要不斷完善。就以諮詢文件為例,港府這個版本並不是最新的。以歐洲來說,有關的法例,便已有數次的修改,而港府這個則是較早年的版本。香港離反種族歧視,仍有一段很長的路去推進。

  Karamjit認為少數族裔人士的權益一直以來都備受忽視,政府應該考慮不同種族、文化的特性,幫助他們與港人有同等的身份,例如在醫療、社會福利、移民政策等各方面,讓他們與港人一樣享有同樣的權利。她表示,政府如不帶頭重視,又怎能稱香港為一國際大都會呢?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版權所有
right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