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傳訊 > 網言
本頁更新於 2012-03-19 10:15
整筆過撥款檢討

曾蔭權先生在競選特首時曾在某些場合說會對社會福利整筆過撥款作出全面檢討。而據了解,中央政策組亦已委托了某大學的研究機構就此作出研究。

在政府研究推行整筆過撥款時,我是公開支持的小數業界人士之一,這個立場至今沒有改變,這並不表示現行的的整筆過撥款制度沒有問題,因此進行檢討是有需要的,但要檢討並不應只限於一些純技術性的問題,而是要檢視現行整筆過撥款的一些措施是否有違整筆過撥款的理念和原則。

整筆過撥款是承認及接受一個事實,這事實是:政府是政府、志願機構是志願機構。過去的撥款基本上需用同一套行政程序和人事管理於兩者身上,是既不合理、不可行也不需要,這並不表示兩者之間的優劣問題,只是兩者各異而已,要檢討便要承認這一事實,不能事事以政府部門運作的尺來量度志願團體。

過去的撥款方式,運作上財政方面的風險主要由政府承擔,整筆過撥款下,財政方面的風險主要由志願機構承擔,因此整筆過撥款的水平在計算方面必須要有足夠的空間讓志願機構承受這種風險,現行模式在這方面並不足夠。

目前整筆過撥款的一些問題基本上有兩類:一類是新舊兩制銜接或轉換引起的問題:另一類是整筆過撥款本身的問題,進行檢討必須要釐清這兩類問題。

整筆過撥款對主要依賴政府撥款但又是小型機構來說,在財政管理和安排上是很困難、近乎不可能的,但基本的問題是假如政府的責任是要以最有效的財政安排去提供政府有承擔的社會福利服務項目,那麼撥款給有能力承擔項目的機構又是否有問題呢?社聯的300間會員機構中,約有三分二沒有做政府撥款的項目,這些機構同樣扮演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在進行整筆過撥款檢討時,有必要確立政府整筆過撥款的政策目標為何。小型機構有重要的功能,政府有責任加以扶持,但整筆過撥款難以用來扶植小型機構,果真如此,政府有必要運用其他方法和措施培植小型機構。

以上只是列出幾點基本的問題,要進行整筆過撥款檢討是不能不加以考慮的。

發表日期:2007-06-21

行政總裁 吳水麗


| 瀏覽人數:12587 | 其他文章 |
其他回應
「集體請假」 社總觀點︰逼出來的「集體請假」! 1983年,社工總工會為了「福利職級檢討」發動千人罷工,並成功爭取「同工同酬」。廿多年後,我們仍要為「同工同酬」而抗爭,真是感慨! 自實施「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業界出現「專業斷層」、「服務人手編制破壞」、「高學歷低職位」、「工作量日益加重」、「工傷日趨增加」、「合約制聘用嚴重剝削新入職同工」及「薪酬海鮮價」等,令員工的壓力大增,服務質素受到影響,服務使用者的福祉亦得不到應有的保障。為保持服務的質素,檢討「整筆撥款」制度是急不容緩的。 政府自2000年起以「資源增值」、「效能節約」等不同名目,共扣減了NGO常年津助額的9.3%,共約六億元;我們當時是抱著共渡時艱的精神,在沒有縮減任何服務下,不惜加重同工負擔甚至減薪節員,承擔重要的責任。今天經濟復甦,政府理應恢復有關承諾的撥款基準,舒緩機構的財政壓力,令機構有能力履行其僱主責任,為同工提供合理的工作環境及報酬。 事實上,前任署長林鄭月娥於2003年6月13日的「整筆撥款督導委員會」上曾承諾,這筆扣減款項不會影響日後的「撥款基準」;明顯是承認「撥款基準」是政府與NGO實行「整筆撥款」制度時的契約條款。 社福界624三千人的遊行、721五百人與社署署長對話及5,000人聯署聲明的連串行動,都是向新任局長和署長表達員工的訴求,可惜都得不到他倆積極的回應;工會認為是時候要加重對政府的壓力,在特首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前提出員工訴求,所以決定於9月5日(星期三)下午實行集體請假,無論你是社工或非社工,「定影員工」還是「合約制員工」,PA還是YA,都請你預留當日下午,一同齊集向政府發聲。我們要說一聲:「政府,這工業行動是你逼出來的!」 「集體請假」行動一定會為市民帶來不便,但我們強調一切行動會以不影響緊急服務為大前提,稍後將會有行動指引發放。而我們亦與社聯成立「溝通小組」處理一切行動引申的細節,請大家留意。 我們認為萬事成功在於團結,如果整個業界無分彼此的發出共同聲音,我們邁向成功便會踏前一步。 來吧!同工們!為服務的理想,為我們的專業,在9月5日走在一起! 社工總工會 張國柱

Another Social Worker 於 2007-08-25 01:24:25

舉我所知有機構不願意行一筆過撥款,目前仍接受社署的資助,人工仍跟社署掛亦冇任何財政上的困難

Another Social Worker' 於 2007-08-23 11:46:16

我是一名前線社工,我贊成吳先生所言:不能事事以政府部門運作的尺來量度志願團體……但不爭的事實是,在推行整筆過撥款後,原有服務卻被政府與機構聯訂的FSA所制,例如會員數字、服務對象等。很多時單位都擔驚受怕,不夠FSA便被DO詐型。假若整筆過撥款真可檢討,反而應檢討一些沒用的津助標準是否該取消。你知道現時某些機構內,其單位的會員人數竟達五千人嗎?這種寧濫勿缺的做法,正是推行整筆過撥款的後遺症。我很擔心整條FSA的基線會被心懷不軌的機構不停提高,終至淘汰某些小機構。

Social Worker 於 2007-08-22 20:01:34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