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輔導服務輔導之訊

服務處主頁家庭服務輔導服務《輔導之訊》目錄本期目錄

第七期 2003年1月

《專題》

了解家庭暴力  

本處輔導服務主任 文盧麗萍

  每當提起家庭暴力,我們很自然會想起暴力事件發生時的應變措施。由於家庭暴力事件,牽涉人身甚至性命的安全,如何即時處理暴力事件,當然是刻不容緩的重要課題。不同的服務機構,亦已就近年頻頻出現的家庭暴力事件,預備了有關的工作指引,以供家庭輔導員參考。本人卻擬透過本文,把讀者的注意力轉移至暴力事件發生之前,當事人的狀況及與家人的關係等,並邀請各位一同思想有關家庭暴力的傾向及事前的一些跡象,同時,探討如何及早減低這類事件發生的可能。

  甚麼因素使一個人暴力?

  1. 濃烈的負面情緒

      很少暴力者會在事前冷靜地計畫對家人施行暴力。他們多數都是在事發前經歷濃烈的負面情緒,如反感、憤怒、困擾、恐懼、被拒的感覺、憎恨、無助等。這些情緒,許多是客觀事件引起的,例如:身患絕症、失業、配偶另覓新歡、父母子女反目等。不過同一件事,對其他人可能是一個有待解決的人生波折,但是對當事人來說,卻可以撩起非常濃烈的、極端的、負面的情緒,他的感覺就好像他的基本生存或個人價值正受到嚴重的威脅,使他感到極度絕望和不安全。由於這樣,他覺得需要出盡全力去扭轉事件的發展,或對事情或有關的人物作出大聲或大動作抗議,他更覺得對有關的人需拚盡一切力量去加以控制。

  2. 不擅了解、處理及表達自己的情緒,只會本能地「動手」來表達

      暴力者通常對自己的感受的認知能力很低,他最多只會籠統地知道自己很憤怒,有時甚至連這個他不承認,致令憤怒積存及加深至不可收拾的地步。加上當事人多數不善於運用言語來描述自己的感受,不能分辨自己內心的情況更談不上向別人(包括家人)訴說及爭取他們的同情與了解。結果,負面的情緒就在堶捧U積愈多,終於像山洪暴發般,表現於失控和激烈的「動手」、「動粗」的動作中,到那時刻除了發洩之外,當事人甚麼也不顧,更遑論考慮他的動粗會否傷害家人。

  3. 錯誤的觀念:「我的憤怒由你引起,我打你是你咎由自取」

      「如果你不說那些說話,做那些東西,我便不會發怒,不會打你」。許多時,連暴力者的家人,甚至被虐待者也認同這種看法。她們會怪自己為甚麼不會體諒暴力者,若他生氣,都是自己不好!基於這種看法,暴力者主觀中不會感到有任何需要要控制自己的「脾氣」和暴力行為,甚至下意識地認為他的暴力是合理的,把他本來還有的一點自我抑制能力,擱在一邊,他亦不會在重要時刻,有意識地作出任何努力去控制自己的暴力傾向。

  4. 暴力者與被虐者雙方的責任混淆不清

      在雙方激烈爭執的時刻,暴力者任由自己的暴力傾向如脫韁的野馬狂奔,期望被虐者遷就他,協助他平伏他的情緒。被虐者也認同並盡力減少暴力者的怒氣,希望暴力者會對自己手下留情,不會傷害自己。於是雙方都把照顧自己的責任交予對方,他心媢鵀o說:「我的憤怒請你「攪掂」」;她心媢鴷L說:「我的安全請你照顧」。其實,暴力者如果決定負起自己的責任,出力去制止自己不使用暴力,(只有他最了解自己,最知道怎樣叫自己停止),同時,如果被虐者亦負起保護自己安全的責任,在可能範圍內,在暴力仍未達至危險程度的時候,盡早對暴力說「不」,向暴力者提出抗議,拒絕接受暴力的對待,如需要,盡早找辦法離開有危險的現場。雙方若能這樣分清責任,暴力傾向便較難擴大,不可收拾的局面,也較難發生。

  5. 暴力者的身體狀況

      當事人若本來已經習慣以動粗來發洩其負面情緒,如果再加上身體的狀態不佳,便很容易出現失控的情形。例如:長期睡眠不足;受藥物、毒品、或酒精影響精神狀況,又或者長期身體過勞等,都足可使一個平常性格溫文有禮的人性情大變;遇到有重大挫折的事情可能會有異常或過敏的反應,甚至失去抑制自己與顧及他人安全的能力,做出日後連自己都會後悔的事。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