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輔導服務輔導之訊

服務處主頁家庭服務輔導服務《輔導之訊》目錄本期目錄

第六期  2002年3月


《專題》

中年人 - 抑鬱病的高危一族

本處輔導服務副主任 簡張秀芸

抑鬱病將是廿一世紀的第2號殺手

  按世界衛生組織於2001年年報的預測,到2020年,抑鬱病將會成為全球的第2 號殺手。此外,香港中文大學於去年十一月份發表的一項研究,亦發現全港有兩成人患上情緒病(即等於84.1萬港人),估計患情緒病導致自殺的數字將會迅速B升,這種情況實在值得關注。

在急劇轉變的社會,中年人成為抑鬱病患的高危一族

  導致抑鬱病的成因有很多,其中一項重要的因素,是與未能適當地處理重大失喪經歷有關,例如至親離世、失業、破產等。

  97年的金融風暴及香港超速地經濟轉型,引致栽員、失業、負資產等的社會問題,正排山倒海的衝擊茩輕銂懋|的各個階層。這些巨變對於三十五歲以上的中年人所帶來的影響,是尖銳和痛苦的,也同時會激化 (Intensified)了一般中年人都會面對的中年危機(Mid-Life Crisis)。

  以下筆者徵得一位朋友的同意,分享她有關的經歷。

如夢的故事

  如夢是一位註冊護士,年界45,單身,在樓市高峰期把畢生的積蓄用作首期買了一個500呎單位自住,希望能為退休作打算。但是不幸遇上金融風暴,物業現已變成負資產。她很徬徨,如果她繼續為這層負資產物業供款,到退休時,她將一點積蓄也沒有。若不繼續供,就得問親戚朋友借錢贖樓,立即欠下一身債務,跟茠漱Q年八載就要為這債務打工。

  這還不是最致命的。她本來在醫管局的護理學校任教,可是,隨著醫管局轉制,護理學校改由大學承辦。她要被迫重出江湖,在病房做前線工作,工作時間需要輪更。可是,自己的身體已不像年輕時那樣耐捱,輪班的工作使她感到吃不消。況且,她在護士學校久了,對於前線工作有點生疏,做起事來力不從心。以前是教導學生,現在自己卻好像要重新再學一遍。她開始寢食不安,情緒極度低落,不願見人,不願上班,晚上睡不著。她擔心長此以往下去,連現在有的工作能力也會喪失,到時自己就要宣告破產,陷入困境。她心裡常常問自己:「我究竟做錯了什麼事?!落得如此下場呢?」無論她如何思前想後、絞盡腦汁,都想不通怎樣脫離困局。接著,她母親患了胃癌,半年內與世長辭,剩下年老的父親要她照顧。所謂禍不單行,她絕對地領悟到。一天,她的婦科醫生告訴她體內的荷爾蒙失調,有收經的現象,對於如夢來說,更年期又帶來更多的生理和心理衝擊。

  如夢的例子相信也是很多香港中年人的寫照/反映,他們既是金融風暴和經濟轉型最受衝擊的一群,也是肩上擔子最重,卻又已感覺歲月催人、青春不再、力不從心的一群。

  當如夢的家庭醫生轉介她往見精神科醫生時,她幾乎不能接受。然而,她實在每天都提不起勁起床,覺得生存很累、很空虛、無聊,真想一睡不起,不用再面對活下去的痛苦。

  從如夢的案例看來,她的抑鬱絕對與她的失喪經驗有密切的關係。她回顧過去幾年,屈指一數,才發現她失去了太多太多:先是前半生所有的積蓄、繼而是一份安穩的工作、還有自己的健康和對將來的安全感、接著就是母親的逝世。如夢有太多太多的哀傷要處理!

哀傷治療

  如夢因患上了抑鬱症,醫生除了建議她吃藥之外,也轉介了她見心理輔導。在輔導過程中,如夢開始明白到自己的抑鬱跟未能處理心中種種的失落和創傷有關。以往她會自責自己不夠努力、不進取、眼光又不好。她因害怕失去工作,便拚命的〝自我增值〞、〝終身學習〞,結果是令她疲乏不堪,心情變得更加焦慮。

  她漸漸明白到自己活在這動盪的年代,畢竟也是芸芸受害者之一。雖然她這個發現不能改變事實,但卻讓她減輕了內疚、自責的重擔。慢慢地,以往被壓抑的悲傷情緒漸漸浮現,她開始能痛痛快快的哭,也開始承認自己心中的憤怒和無助。她亦開始懂得找一些不會給她壓力的親友傾訴,並且認識了一些與她遭遇相似的朋友,互相支持。她的內心漸漸有了多些力量,明白到雖然失卻了很多很多,但卻不是一無所有。起碼自己仍有一份有意義的工作,能幫助有需要的人。母親雖然不在了,畢竟她留給她的是一份無條件的愛。她絕對不需要「增值」,因她很清楚在母親的心中她是無價的。她還有關心她的朋友,願意給予她實質和精神上的支持,她經歷人間有情有愛。

  往往只有在苦難中,生命中最重要和最有價值的事情才顯得清遄C如夢終於感到她能擁抱和承受自己的痛苦,不再需要逃避。她明白痛苦是人生無可避免的事實,但因著這苦痛的經驗和哀悼的過程,她得著了一份智慧,生命好像變得更加實在和有重量。

受了傷的中年人

  心理學家認為,人在經歷重大的失落和創傷之後,都需要經歷一段哀悼期,需要時間去治療傷痛,得醫治後才能重拾勇氣和信心面對未來。雖然中年人正面對種種的失落和創傷,這個社會卻整天都只管呼籲這群成年人要逆境自強、自我增值、終身學習。因此,他們雖然內心仍在淌血,還要表面裝強、勉強上路。結果,很多人都支持不來、倒了下去,還責怪自己不夠堅強,甚至選擇輕輕的告別塵世。

  其實要幫助這群中年人,先要讓他們明白自己是受了傷的一群,讓他們接觸自己的心靈,接受自己的情緒,不論是憤怒、內疚或哀傷,最好是能痛痛快快的哭一頓。旁人可以耐心聆聽,不要只管提他//她可以「做」甚麼。人生有些事情是不論你「做」什麼都是不能改變的,唯有讓他們傾訴心裡的不快、抑鬱和哀傷,衝破內疚自責的心理枷鎖,心靈的傷口才可慢慢恢復過來。

人的價值

  很多患上抑鬱的人都感到毫無自我價值,他們很容易會有自毀的傾向。社會人士常鼓勵人要「自我增值」,這用詞的背後意味著人的〝自我〞是有一個價錢的,可隨時增值或貶值。這豈不是挑戰著人的基本價值?我們必須肯定自我價值是天賦和內在的,人的價值不應取決於市場。繼續大力鼓吹〝自我增值〞的意識,只會踐踏這臚w經失去自信和感到沒有自我價值的人。我們可鼓勵人〝自我成長〞,卻斷不可用增值這觀念去形容人的自我。

  可是,在這經濟超速轉型的社會,人的價值往往是首先被犧牲的。難道沒有競爭力的人,就要被「一筆Out消」?! 筆者曾聽過,法國社會是這樣解決失業問題的:就是把在職的員工工時縮減,薪金也相應縮減。而騰出來的工作可分配給待業的,使社會整體的失業人數縮減。這樣大家的生活質素和精神健康也會好一點,社會也變得更人性化。然而,在香港,裁員之聲不斷,被裁的人故之然心理健康飽受衝擊,但留下來的要一個人去擔當幾個人的工作,沉重的工作壓力使仍有工作的人也是筋疲力盡、不堪一擊!

  如果這樣的情況再繼續的話,我們的社會將要付出沉重的代價,更多人的精神健康將會受威脅。可能不用到2020年,〝抑鬱症〞已成為頭號殺手。


下一篇